• <tbody id="az4kk"><pre id="az4kk"></pre></tbody>

    <progress id="az4kk"><big id="az4kk"></big></progress>
    <em id="az4kk"></em>

  • <rp id="az4kk"><object id="az4kk"><blockquote id="az4kk"></blockquote></object></rp>

    黑暗又變態的島國片,卻把人看哭了.

    • 時間:
    • 瀏覽:144507
    • 來源:萬財影視

    東野圭吾的小說不斷影視化,本土進行了改編創作還不夠,中韓兩國還要競相翻拍。

    然而本身水準就已經很高的作品,拍成電影往往不如原著精彩。

    像《解憂雜貨店》到現在也沒拍好過。尤其東野圭吾的IP到了我們國內,更是被糟蹋得不行。

    叔真不是存心要黑,但近兩年上映的“公益雞湯”《解憂雜貨店》和平庸模仿日版的《嫌疑人X的獻身》都挺令人失望的。

    不過今年叔還挺期待國產版的《白夜行》。這個題材的話,電影肯定是沒法過審,但音樂劇可以曲線救國。

    著名演員韓雪攜手音樂劇明星劉令飛,主創團隊也很強,希望這次東野圭吾的IP能在中國翻次身。

    東野圭吾筆下有兩大人氣和出場率都很高的男主。

    一個是號稱是神探伽利略的物理天才湯川學,由福山雅治成功塑造。

    另一個就是得過劍道冠軍的優質警官加賀恭一郎,阿部寬承包這一角色。

    “加賀”系列共有十部小說,阿部寬自2010年的日劇《新參者》就在飾演這名高大沉穩的刑警。

    后來本劇推出的SP口碑也一直不錯,寬叔也是艷福不淺。

    《麒麟之翼》里,大家的老婆新垣結衣和寬叔繼《龍櫻》之后再度搭戲。

    《沉睡的森林》中,寬叔還和飾演芭蕾舞者的石原里美有過曖昧的感情戲。

    今年“新參者”的劇場版電影迎來了尾聲,“加賀恭一郎”系列的最后一部小說被搬到了銀幕上,加賀的身世之謎終于被揭曉。

    《祈禱落幕時》

    加賀年少時,母親離家出走來到仙臺。

    直到母親去世后,她生前的老相識才聯系到早已長大成人的加賀。

    在整理遺物的時候,他發現掛歷每一頁上都分別寫了一座橋的名字。

    母親孤獨死去前可曾想見自己一面?她當初為何拋家棄子?她的情人綿部俊一又是誰?

    帶著這些疑問,他不停地12座橋周圍尋找線索。為了查清母親的事跡,他自愿調到日本橋警署,一待就是十幾年。

    16年過去了,一具腐爛生蛆的女尸在一所住宅里發現,20天前她遭遇了絞殺。

    這所住宅的戶主是越川睦夫,現在下落不明。

    刑警松宮發現房內的日用品簡陋十分可疑,案發地附近先被掐死又被燒得體無完膚的流浪漢自然和本案形成關聯。

    兇手顯然是提前預謀好的,他想到了DNA鑒定常用牙刷和毛巾等物品而有所防備。

    這導致第一次DNA鑒定不符,而第二次在用床單上的微量物與尸體進行比對后,鑒定結果是匹配的。

    慘死的流浪漢正是越川睦夫。

    蹊蹺的是,越川睦夫的房內也有一本寫有橋名的掛歷,筆跡和加賀母親的那本一致。

    加賀因此正式加入了此案的調查,母親的老相識看到越川睦夫的畫像一眼就認了出來。

    這個人是綿部俊一,母親的相好。

    雖然不知道橋名的實際意義,但每年7月上千人的洗橋活動很適合秘密地約會。

    仔細查看了無數張洗橋照片的加賀意外發現了舞臺劇導演淺居博美的身影。

    按理說這本來沒什么稀奇。

    但是那名女尸的身份是這個女人的同學,她就是為了見淺居博美才大老遠跑到東京,緊接著就在這里死于非命。

    而且她幾年前還和加賀在劍道教學的活動上見過面。明明兩人僅有幾面之緣,對方卻和加賀說自己墮過胎,是個殺人犯。

    飾演淺居博美的是松島菜菜子,看這顏值哪像是45歲的人。

    叔完全贊同加賀的眼光。

    對于警察來說,世間沒有巧合。

    深入了解之后,淺居博美的坎坷過往重新浮出水面。

    14歲時,她的母親以父親的名義借走一大筆錢和野男人遠走高飛。

    父女倆為了躲債,踏上了逃亡之路。后來父親跳崖自殺,她被送去福利院,通過努力從女演員做到了導演的位置。

    而她的初中老婚內出軌只為和她在一起,淺居博美擅自打掉的孩子就是他的。

    可是這個男人也莫名其妙地人間蒸發了。

    把線索整理到這里,盡管動機尚不明確,但嫌疑都在指向淺居博美。

    不在場的證明卻又顯示害死女同學的兇手另有其人。

    況且勒死一個男人還放火燒尸,這也不像女人能干出來的事。

    請記得,再匪夷所思的情節在東野圭吾的作品里也有合情合理的解釋。

    加賀和淺居博美都曾被母親拋棄和背叛,但加賀強調過“任何人心里都有創傷,所以不能以貌取人”。

    其實加賀的內心始終在怨恨父親忙于工作,忽視了家庭辜負了母親。

    護工把他父親臨終前的心聲說給了加賀,這才消除了那份誤解。

    父親非但不懼死亡,甚至期待在另一個世界里盡情地望著自己兒子。

    把兒子推遠獨自離開人世,是他的一種贖罪方式。雖然深沉不善表達的愛被兒子視作冷漠,但他卻甘愿承擔這樣的指責。

    正是父親這種不求回報的默默付出,使他對這起案子產生了新的思路。

    《祈禱落幕時》的原著中有這樣一句話:“聽我的話,幸福的活下去。守望你的成長和成功是我這一生的全部意義,而你越成長越成功,就越是對我命運的詛咒。

    這便是博美父親的心聲。

    面對年齡尚小的博美,做父親的就這樣自殺未免太過自私。

    原來父女倆逃亡的時,女兒偷偷硬著頭皮去找一個核電站工人,準備舍身賺點路費。

    不料在抗拒和掙扎的過程中,她失手用筷子殺掉了工人。

    權衡過后,父親和工人對調了身份。去核電站工作的是他,墜崖而死實則是工人。

    事已至此,這已經是最大程度上能保全女兒未來的辦法。她被送去福利院,至少意味著不用再逃亡。

    過上穩定生活的代價,是父親隱姓埋名,女兒撒謊偽裝,兩人只能在暗中相見。

    之所以初中老師會消失,女同學會離奇死亡,是因為他們都無意中發現了博美的父親還在世的秘密。

    為了不給女兒留下后患,父親親手處理掉了這兩人。

    可是他的存在對女兒來說才是最大的威脅。

    如果唯有他在世間被抹去能讓女兒過上美滿日子,他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曾經他和女兒說過,但凡有另一種死法他都不會選擇烈火燒身。

    想要身份不明,就得自焚。不顧博美的萬般阻攔,已經活得筋疲力盡的他執意尋求解脫。

    無奈之下,博美痛苦地扼住父親的喉嚨了斷他的生命,避免他感受到火焰帶來的折磨。

    加賀母親的情人綿部俊一、被燒焦的戶主越川睦夫和淺居博美的父親是同一人。

    隨著博美的舞臺劇落幕,案子就此告破,加賀也終于通過博美父親留下的信件了解到了母親的心思。

    褪去錯綜復雜的謎團和推理,東野圭吾的作品總是會顯露出值得深思的人性主題。

    比如《嫌疑人X的獻身》中的石神為心愛之人頂罪,道出“就算揭露真相,也沒有人會幸福”。

    或像是《白夜行》中雪穗的天空中再無太陽,淺居博美也認為自己喪失了母性。

    《祈禱落幕時》探討的是絕境下炙熱的親情,親人之間把彼此庇護放在首位,而法律道德都可以位居其后。

    表面上看似黑暗的行徑,它的動機卻又蘊藏著善的流動。

    要是沒有從多個角度來分析,誰又能想到母親離開兒子,是不想在抑郁癥發作時傷害到自己的親生骨肉。

    誰能想得到女兒掐死父親,竟然是種報恩。

    盡管這部落幕之作在推理和講故事上都比較簡單粗暴,但看到小日向文世和松島菜菜子的訣別,誰也不敢保證能夠不為所動。

    這樁搭上了數條人命的重罪,恰恰又承載著親情的溫度。

    厚重的愛和復雜的人性最終落下帷幕,使人感慨,使人悲傷。



    猜你喜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