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az4kk"><pre id="az4kk"></pre></tbody>

    <progress id="az4kk"><big id="az4kk"></big></progress>
    <em id="az4kk"></em>

  • <rp id="az4kk"><object id="az4kk"><blockquote id="az4kk"></blockquote></object></rp>

    無依之地想表達什么,無依之地是靠什么獲獎的

    • 時間:
    • 瀏覽:129
    • 來源:萬財影視

    恭喜趙婷,憑借《無依之地》獲得第78屆金球獎最佳導演!同時,《無依之地》也拿下了分量最重的最佳影片獎。

    這使得趙婷成為史上第一位獲得金球獎最佳導演的中國女導演!也是首位提名并獲此獎的亞裔女性,第二位獲該獎項的女導演(第一個是37年前的芭芭拉-史翠珊)。

    沒有想到,在韓國電影在美國大爆發一年之后,馬上就輪到了中國。

    祝賀趙婷!祝賀《無依之地》??!

    《無依之地》于2020年新冠疫情在歐美爆發之際上映,全球人正在極力與疫情抗爭時,也無法忽視這部電影,電影獲得威尼斯電影最佳影片獎,獲得金球獎最佳影片,并成為2021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頭號領跑者。

    對1982年出生的新一代導演如此高的評價,并非僅此一部電影,除掉她是宋丹丹繼女這個不值一提的花邊新聞,更重要是她之前導的幾部電影極具才華,影片中看不到東西方文化的區分,看不到“華人”的標簽,她著重是弱勢群體,是對人類更深層次的探索。如她的處女片《哥哥教我唱的歌》關注的是邊緣的少數族裔;如她的《騎士》是熱愛斗馬后受重傷仍舊堅持理想的“失敗”者。而《無依之地》焦點是放在一群無依無靠、貧困的人群。

    巴西作家吉馬朗埃斯.羅薩的小說《河的第三條岸》描述一位憨厚沉默的父親為自己打造一條牢固結實的小船,有一天,他什么也沒帶就獨自上船,從此后,一人一船在河流上飄蕩。這個故事一直迷惑著我,一個家庭穩定、生活平靜的中年男人,突然放棄一切獨自在水上漂泊,并不再上岸,他到底在想什么?他又有什么企圖?他是逃避生活、逃避人群,還是逃避整個陸地,亦或僅僅是喜歡在水中飄蕩的感覺?

    除了他自己,誰也無法知曉。故而,再看電影《無依之地》里的弗恩,似乎更合情合理一些。這位60歲的中年婦女,在自己步入晚年之時卻遭受丈夫去世、家庭破產,不得不開上她的舊房車開始四處游蕩的生活。

    對于這部電影,我覺得需要從三個層面上來理解:一是自我認識與和解的剖析;二是獨特群體的深入;三是社會現實問題的探討。而我今天想說的就是——自我的認識與和解。

    文字遠遠不如鏡頭有實感,在《河的第三條岸》里只能想象那位父親在河上飄蕩,卻想象不出那樣枯燥、單一、寂靜的生活,他是怎么一天又一天渡過的。而影片里,我們可以看到皚皚白雪,感受到寒氣逼人的惡劣天氣,看著弗恩孤單落寞地躲在冰冷而逼仄的車子里,像一個無處可依的流浪者。

    不僅是她,因為美國經濟衰退,很多人為了生存不得不另尋出路。這些人里有的就選擇開了房車一邊打工,一邊旅行,沒有目的,也沒有方向,人們稱他們為——游牧人。

    《無依之地》呈現的就是這樣一群生活在邊緣的人,他們沒有固定的住所,只是開著房車四處流浪,在來來去去的路上,他們不停的相遇,相互取暖;不停的告別,互不干涉。導演趙婷以非虛構的方式,用鏡頭走近這群非演員的流浪者們,直面他們的苦與樂,道出他們不為人知的另一面,提供了更豐富、更有分量的真實場面,從而引起更多深入的思考。

    這一點和電影《岡仁波齊》頗為相似。兩部電影除了大量的旖旎風光,其主要人物由演員擔當,其他角色幾乎都是本色出鏡。故而,影片雖有悲涼的底色,卻不時地觀賞到一幅幅絢麗、磅礴的風景,讓人變得不那么哀傷,甚至從中尋出另一種滋味。

    那滋味如齊豫的歌:不要問我從哪里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什么流浪,為了天空飛翔的小鳥,為了山間輕流的小溪,為了寬闊的草原……

    是的,這些“流浪者”們并不孤單,他們自有屬于自己的快樂。就像《河的第三條岸》里的父親,獨自漂泊的他可能是幸福的,他勇敢地拋棄一切,堅決按著自己的意愿,過上想要的生活。盡管那種生活在我們眼里“一團糟”,然而那又怎么樣呢?就像余華說的:人是為了活著本身而活著,而不是為了活著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著。人只要活著高興,就不怕窮。就不必在乎別人怎么想。

    這是不是預示著人類另一種告別和選擇?

    在普通大眾眼里,成功、成名、成才,才是人們共同追逐的目標,即使最初沒有這方面的愿意,但活著活著,就活成同一類人,同一個方向,不知覺地朝著一個地方奔騰,頭破血流地去追尋那條最寬最急最深的河流,很少有人愿意將自己活出一條支流,成為一個個獨特的自己。

    故而,《無處可依》算是從人生的沼澤里深入。

    影片從弗恩被迫過上流浪的生活開始,一無所有的她只能開著一輛破舊的房車在廣袤的曠野上一路向前。路越開越遠,弗恩的老房車在雪地里顯得越發的單薄,即使空間那么小,弗恩也不愿意接受他人的建議,去教堂取暖,寧可躲在冰冷的車子里,瑟瑟發抖。

    剛剛上路的弗恩,情緒跌入到零點,她抗拒他人的靠近,也不愿意接受他人的好意。隨著她遇到琳達、戴夫、斯萬基、鮑伯,與他們一起打工,相互交流,她才慢慢地融入這個“組織”,重新認識這種生活。她發現,有的人和她一樣,是被迫上路;有的人僅僅是因為喜歡在路上;還有的人是將此種生活視為夢想。就像其中一位女士說的,她的丈夫一直夢想駕駛帆船,可是到死那天,帆船還在家里,他的愿望永遠也無法實現,丈夫去世后,她就下定決定放下一切,開始飄泊在夢想的路上。

    弗恩呢,她到底喜歡在路上,還是不得不在路上?她自己也是搖擺不定。直到有一天,她與游牧人的“領袖“鮑伯傾心而談。

    弗恩說:“我這輩子只顧著回憶他了(丈夫)?!?/p>

    鮑伯稱兒子去世對他是一種致命的打擊。他說:我很少提到兒子,至今我也很難說出口,無法想象在沒有他的世界里,我怎么活呢?那些日子非常難熬。但我后來明白,紀念他可以通過幫助和服務他人的方式……

    鮑伯在路上經常幫助那些背負著傷痛的人,在幫助他們走出來的同時,自己也慢慢從傷痛里走出來。

    人只有被溫柔對待,才會以一種可信的方式為對方打開。

    與鮑伯談話后,弗恩一下子釋懷了,最親的人離開,其實并不是真正的離開,只不過他們不再出現在你的生活里,但一直在你的心里。就像鮑伯說的“我從沒說過永別,我遇到幾百人,不會說訣別。我都說,我們路上再見?!?/p>

    漸漸地,弗恩內心開始發生了微妙的變化,當她遇到年輕流浪者時,主動與他交流,得知青年人有了愛的人,但對方并不上心時,她鼓勵他給愛慕的人寫信,并為他朗誦一首莎士比亞的詩:

    能否把你比作夏日璀璨?你卻比夏季更可愛溫存;

    狂風摧殘五月花蕊嬌妍,夏天匆匆離去毫不停頓。

    蒼天明眸有時過于灼熱,金色面容往往蒙上陰翳;

    一切優美形象不免褪色,偶然摧折或自然地老去。

    而你如仲夏繁茂不凋謝,秀雅風姿將永遠翩翩;

    ……

    弗恩在背這首詩時,整個人都柔和了,仿佛她也沐浴在愛情里,臉上泛著溫暖的微笑。她在傳遞愛的同時,自己也感受到愛的顧盼。

    終于,弗恩明白自己要什么,她深切感受到自己內心深處最柔弱而最執拗的情感,她知道了自己為什么不愿接受妹妹和戴夫的邀請,選擇停下來。原來,她更喜歡在路上,當自己漸漸適應了路途的艱苦,反而享受在路上的自由。她也不再緊緊包裹著自己,而是重新認識自己以及這個世界。

    誰沒有過傷痛?

    要想走出傷痛,最好的方式,就是接受自己的傷痛,并且幫助與他們一樣有著傷痛的人。弗恩從最初的郁郁寡歡、拒絕他人的好意,到慢慢接受他人的好意,與他們坦誠相待,接受他人的安慰時,也毫不吝嗇地溫暖他人。

    她讓我想到我自己。生活中,我最不喜歡的就是麻煩別人,也不喜歡接受他人的饋贈,一旦接受,便千方百計還過去,以免欠人家人情。這樣的我顯得拘謹和小氣,封閉而狹隘。

    越是害怕麻煩別人,計較得失,越是患得患失。慢慢地,我發現坦然接受他人的幫助,并且在他人需要的時候,伸出手,這才是生活好的樣子。

    我開始朝著這個方向努力。不去被自己的條條框框所束縛,不去想著“合適”的年齡就要干一些“合適”的事,不去走那條約定俗成的路。而是堅持做自己想做的事,即使環境惡劣,即使傷口隱痛,仍要有能力前行。

    實際上,人的一生,也是不斷接受、不斷治愈、不斷改變的過程。

    從冬到夏,從春到秋,輾轉流徙的弗恩再次回到她的老屋,里面空空無一物,她緩緩地踏了進去,仔細打量每個角落,輕輕推開那扇窗,眺望連綿起伏的小山脈和廣闊的荒沙,她在這里與丈夫度過一年又一年,這次回來卻是告別。

    如果說最初她是不得不開上房車一路前行,那么當她一路行走,看到那么多的“同類”人,終于知道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或許她也留戀過家的溫馨,或許她也想過入住妹妹家,或許她也考慮長住在戴夫家。盡管她的內心也曾徘徊,是否要過上安穩的日子,可是她騙不了自己,她不愿意進駐別人的生活,那些生活終究不屬于自己,她更喜歡像一只鳥自由自在的在路上,在遠方……

    誰說,在路上,不是另一種歸屬?

    這世間,可能大部分人心上或多或少都有傷口,只是,這些傷口是隱蔽的。當我們遇到與之相近的人,才會將內心深處的傷口一點點露出來,每個人的傷口不同,但痛感是相似的,在打開心扉的那一刻,傷口也在治愈,如春風撫摸大地,皸裂的傷口慢慢愈合。

    影片中出現的這群流浪者,大多已經年邁,而我忍不住想:他們要是打不動工了,怎么辦?他們要是在路途中患病了,怎么辦?他們要是老得開不了車了,生活怎么得以延續?

    片中患有腦癌的75歲斯萬基給了答案,她說:我還剩下幾個月的時間,我不愿躺在醫院里等待死亡,在路上我看到許多美好的事,如愛達荷河邊那一家子麋鹿、科羅拉多湖上那只美麗的鵜鶘……我過上我想要的人生,即使死了,也不會有遺憾。

    是的,在人生最后歲月,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死亡又何懼呢?

    現實與理想之間有時候并不矛盾,不去尋找人們共同認可的有“意義”的生活,而是追求自我認可的“意義”,以一種“廢墟的生命力”實現自我肯定,就像那位自由飄泊的父親一樣,他毅然決然地選擇飄泊,不需要他人的理解,他只想活成一條支流,活成他自己。



    猜你喜歡

    渠道銷售是做什么的(如何做好渠道管理)

    c渠道銷售是公司最重要的財產之一,也是變化較大的財產。針對不一樣范圍和不一樣發展時期的公司而言,渠道銷售的狀態也都不一樣。擴展銷售渠道需要一定的溝通協調能力和情商智商。那么渠道

    2021-10-15

    《哥斯拉大戰金剛》主創專訪:就像《蝙蝠俠》,只一個反派不夠

    大家心心念念的《哥斯拉大戰金剛》,終于上映了!這次我們將能在銀幕上看到哥斯拉VS金剛的終極對決了,想到這里,真是讓人搓搓小手,十分期待呢!上映4天,本片在中國內地也交出了超過4

    2021-03-29

    首日票房1.37億,口碑爆棚,金剛“請你吃樹”名場面再現

    近些年的電影元素都喜歡用“某某宇宙”作為龐大系統的總稱,怪獸電影也開始了“宇宙之路”。不難發現,近些年與巨獸有關的電影非?;鸨?,一條線是由《金剛》到《金剛:骷髏島》,另一條則是

    2021-03-29

    巨石強森的黑亞當定檔!2年安排6部電影,DC超級英雄崛起了

    3月29日,DC漫改新片《黑亞當》發布定檔海報,宣布從今年的12月22日推遲至明年7月29日在北美上映。好萊塢著名動作巨星巨石強森出演本作主角黑亞當,第五任007皮爾斯·布魯斯

    2021-03-29

    張藝謀、陳凱歌已成過去,中國電影已迎來新“5大導演”時代

    江山代有才人出,短短幾年間電影行業的“后浪們”逐漸走向成熟,張藝謀、陳凱歌、馮小剛三大導演三足鼎立的時代一去不復返,越來越多的新導演開始涌現,翻開了華語電影的新篇章。而現在國內

    2021-03-29

    ?